编年史 1988:强国梦 - 365体育投注
您的位置首页  文体资讯  体育科技

编年史 1988:强国梦
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|
  • 2018-06-12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编年史 1988:强国梦  编者按:1978年至2018年,是一段我们曾经以不同年龄积极参与的历史,一个我们曾经以不同角色生活在其中的真实世界…

原标题:编年史 1988:强国梦

  编者按:1978年至2018年,是一段我们曾经以不同年龄积极参与的历史,一个我们曾经以不同角色生活在其中的真实世界。我们曾经阴霾,信心百倍;我们曾经备受挫折,心灰意冷。但是最终,我们没有迷失方向,我们勇敢地迈进了一个新的时代。

  纪念40周年之机,恰好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沉思的时刻,使我们可以回望历史深处,记录荣与衰、权衡利与弊、评与短、分析得与失,从而得以探寻那些隐藏在之下的、牵系国运进程的变革力量。

  相对于这一持续40年的大变局,40篇巨细混杂的文章着实难以再现其全貌,甚至配不上这一段空前绝后的历史。然未有涓涓细流,何来历史长河之奔涌?哪怕是还原一部分记忆,也有助于我们从历史中汲取力量,将推向新的境界。

  赵瑜向体育界发动了一场前所未有的,咄咄逼人,毫不留情:体育的功能被了,还有什么积极意义?金牌的背后是什么?靠一支没有多少文化的队伍,怎么去实现体育强国之梦?的体育竞赛何以变得如此低俗?绝大多数人只有看的机会,却无干的场合,金牌的意义何在?当我们为金牌而欢呼的时候,可曾有人想过另一批国宝--中青年知识的健康?

  奥运期间,一家开设《奥运金牌猜猜猜》栏目,但几乎没有人猜中。最后,得大的是一个工人,只有他猜到中国能得四五块金牌。记者采访他,问:你怎么知道只有四五块?他说,因为看了《强国梦》以后,觉得是这样。

  1988年元旦前,山西青年作家赵瑜揣着一部报告文学手稿来到。那是中国报告文学的黄金年代,问题报告文学成为主流,、名噪一时。偏居晋东南上党地区文联的赵瑜,此前写过《中国的要害》、《但悲不见九州同》等多部长篇报告文学,时称晋军猛将异峰突起。

  但这一次,33岁的赵瑜带来的是一部截然不同的作品。它即将在中国引起的轰动和争议,与《》带来的冲击不相上下。这是一部讨论中国体育的作品,与此前盛行的冠军文学大唱反调,它的主要内容,与《》那个著名的开头颇有渊源:当五星红旗升起的时候,大伙儿都跳、都哭。如果输了呢?大伙就骂、就砸、就。一个在心理上再也输不起的民族。中国女排的姑娘们已经是五连冠了,压在她们肩上的是民族和历史的沉重责任。假如下一次她们输了呢?

  赵瑜找到了《当代》杂志社。《当代》杂志主编、副主编与其主办单位人民文学出版社负责人集体拍板,决定尽早刊登,同时预案以防不测:第一,如果国家体委方面打电话就《强国梦》质询,可回以这是文艺界的事,体育界最好不要干预;第二,若有人以个人意见打招呼,不予理睬,但记录在案;若正式以组织名义,则集体承担责任。

  对《当代》来说,这是一个颇为不易的决定。很多年以后,当赵瑜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,反复我要在文章中提及这些人的名字,以表感谢,比如章仲锷,比如刘茵,等等。当时,他们异常兴奋却又如履薄冰,整个稿子的审议、编辑、印刷,都处在一种保密状态中,以致到1988年4月《当代》(季刊)在当年的第二期推出《强国梦》之前,国家体委一直被。

  《强国梦》一出,天下哗然,体育界首当其冲。据《大公报》1988年12月4日报道,当时正在天津比赛的八一体工队队员,闻讯排队抢购《当代》杂志;体育学院墙报登出《强国梦》摘要,校内大量复印《强国梦》原文。《新华文摘》、《日报》等三十多家报刊进行转载或介绍,予以连播。中国作家出版社以最快的速度出版了《强国梦》单行本,而且把《当代》杂志删去的两万余字补回,一次就印了15万册。在其封面登出的数十字摘要中,中国体育的误区等字眼赫然在目。

  《强国梦》横空出世,体育主管部门极为紧张。事实上,《强国梦》不仅仅是向国家体委的工作挑刺儿,更要命的是,它泄露了中国体育史上的诸多疑案与秘密,如乒乓名将韩玉珍在日本比赛期间的自伤问题、中国现役国手服用兴奋剂问题、职业运动队的性题,等等。赵瑜是谁?何以如此知根知底?

  有关方面很快弄清了赵瑜的底细:1955年出生;70年代入山西省少年篮球队,稍后转入省青年自行车,多次代表晋东南地区或山西省参加比赛,曾获山西省男子公50公里自行车赛第五名、晋东南地区男子100米蛙泳冠军;后出任晋东南地区男篮教练,并以教练身份参加了第五届全国运动会;因喜爱文学,1978年开始在报刊陆续发表小说、散文、电影剧本;1983年考入晋东南师治系,两年后分配到地区文联;体育战线上货真价实的变节者。

  那个时候,中国竞技体育与电视机行业几乎是同步发展的。在重大体育比赛前夕,电视机往往成为商店里的抢手货。女排比赛期间,万人空巷,夺冠之后,城彻夜狂欢。在庆祝胜利的中,激昂、亢奋的北大学生喊出了团结起来,振兴中华的响亮口号。这个口号很快传遍中国,成为使用率最高的式语言。这个口号也成为有关方面后来赵瑜的撒手锏。

  一个长期羸弱的民族,当然无比希望获得强者的荣光。1932年,春作为唯一的中国运动员赴美国参加第10届奥运会,无功而返,弱国无外交,弱国无体育的浩叹持续了整整半个世纪。1984年,中国人从哪里跌倒,就从哪里站起来,在第23届奥运会上一举拿到15枚金牌,一时间,全国所有的工具共同演奏出了轰轰烈烈的欢乐颂。也就是在此前后,中国体育界决策人提出了一个极为浪漫的口号:在(20世纪)末使中国成为世界体育强国。

  中国一时不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、科技强国、军事强国,但可以率先成为世界体育强国?这一体育超前论听上去有些天方夜谭,但经认可,居然大行其道。在如此导向之下,中国的媒介把体育新闻变成了金牌新闻,把体育报道变成了连篇累牍的宣传。体育文学也几乎变成了金牌文学。为讴歌运动员夺取金牌的雄心,电影《沙鸥》中的主角--女排运动员沙鸥竟然把刚刚获得的银牌扔进大海,这引起了国际奥委会萨马兰奇的:这不符合奥林匹克。

  什么才是体育强国?什么是奥林匹克?体育界语焉不详,或许连他们自己也弄不清楚其中的具体含义。他们于与自己的纵向比较和内部竞争中,堡垒,。出成绩、拿金牌,这不是天经地义吗?怎么半上杀出个程咬金来?于是有人说,赵瑜这小子在体育上没有混出名堂,没有拿过好成绩,于是才撕破脸皮跟体育界唱反调。

  那时的中国体育界,不肯面对社会对体育体制提出的变革要求,你说你的,我做我的,一般认为现有体育体制基本上是好的,是我国体育工作的最主要经验,也恰恰体现了的优越性。他们乐于相信,赵瑜对中国体育发展战略目标与指导思想的,只是一种典型的酸葡萄心态,狂犬吠日而已。

  一天,还在师专读书的赵瑜到当地的白求恩医院看病,只见众多病人由亲友搀扶着呆立在医院里,而门诊室内竟空无一人。医生到哪里去了?正疑惑间,突然鞭炮声大作,医护人员聚在一起雀跃欢呼,人丛中打出了热烈庆祝中国女排三连冠的巨大。

  眼前这一群喜笑颜开、置本职工作于不顾的白大褂,与病人们苍白、痛苦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反差。这偶然的一幕让赵瑜开始心生疑虑:体育在这些医生心目中,究竟是什么样的?在其他人的心目中又是什么样的?体育的最终目的是什么?

  3年后,已经担任晋东南地区文联秘书长的赵瑜,终于开始写作《强国梦》。从1987年的秋天开始,他到走访了许多运动队、运动员、教练员,用了3个月的时间,写出了9万字的初稿。他知道自己触及的是一个极为的题材,于是又花了一个多月反复斟酌,才赶赴,敲开《当代》杂志社的大门。

  赵瑜住进一家招待所修改,元旦也没回山西。恰巧,《》剧组也住在这里。赵瑜熟识,就把《强国梦》底稿给看。当时正为的开场白劳神,几经易稿不能满意,看到《强国梦》,突然一拍大腿:开场白有了!这就是《》那个著名开头的由来。

  与《》一样,《强国梦》也被认为是问题报告文学崛起的产物。它全方位地触及了体育界的问题与矛盾,诸如竞技体育与全民体育的本末倒置、狭隘民族主义的膨胀、运动员当官与失业的两极分化、一条龙体制的弊端、教练员和运动员文化素质低下、运动员爱情被压抑、比赛中作弊现象层出不穷等。它将体育与、文化联系起来思考,强调人在体育中应有的,、了金牌战略对人的和异化。

  在对体育的一片声中,在体育凯歌高奏之时,《强国梦》兜头一盆凉水,大胆否定上边的既定方针,尖锐那些为国争光者的价值,实为大逆不道。但在当时,《》、《日报》、《文艺报》、上海《文汇报》等均全面肯定《强国梦》,认为这是一曲冷峻的体育之歌,是真正体育的高扬,是对体育文学的历史性突破。在中国,这是极为罕见的。

  1988年6月28日,《》刊登文章称,当广大群众体育运动长久被忽视,被置于一侧,而我们的体育运动时常忙于各种赛事,围绕金牌不惜一切的努力被人们认识之后,当代中国体育的误区显然就无法抹去了,唯有更新思维和切实的才能使这种误区得以缩小以至消失,赵瑜以其卓识和胆魄在强国梦正酣之时发出的这种诫语,正是报国至诚的表现。

  体育界开始了反击。有关部门认定赵瑜否定,动机不良,泄露(指运动员服用兴奋剂),并修书山西省委,要求对赵瑜做出处置。天津体育学院部分师生则致函并约见《当代》杂志的编辑,要求就《强国梦》中天津体院的章节进行书面道歉和更正。《当代》未予理睬。被激怒的天津体院部分行政人员走出校门,直奔《当代》编辑部讨说法。

  《强国梦》写道,考入天津体院大专班的国家队27名教练员、运动员的成绩根本不及格,最高者三门加一块58分。为了证明《强国梦》之失实,来人带来了考生的成绩单,双方对质,才发现这些成绩单比《强国梦》所写更差。来人悻悻而退。

  对于《强国梦》所的体育界文化素质低下问题,体育界十分。他们给出一组数字辩驳说,1987年全国有2?3万名教练,85%以上具有高中以上学历,其中大专达43%(据称1988年已分别是90%和近50%),国家教练大专学历已占70%。全国近两万名优秀运动员,高中以上文化程度也近50%。但如果以上述天津体院事件分析,这个统计数据是没有意义的。

  国家体委下属的杂志做出了强烈反应,《中国体育报》发表《强国非梦,锐意》、《中国体育成就不容否定》等一系列文章,《强国梦》。有文章认为,《强国梦》对体育工作--无论是竞技体育、金牌战略、训练体制,还是群众体育、场地建设、体育科研都妄加否定,对广大体育爱好者、运动员、教练员、体育领导干部无不、或,实在是一株中国体育的大毒草。

  6月18日,有关方面举办《强国梦》,号称铁三角的赵瑜、、全部到会。引人注目的是,一些体育界人士也大摇大摆来到现场,其中有中国足球队主教练曾雪麟、《体育画报》主编杨迎明、体育学院体育理论副教授卢元镇。曾雪麟只听不说,杨迎明与卢元镇则一起倒戈。杨迎明体育界忘乎所以,老虎看不得,更别说摸了;卢元镇直言体育界是全国最缺少透明度的部门之一,长期实行半军事化管理。卢元镇甚至在会后邀请铁三角到国家体委眼皮底下的体院作报告,近500师生,以致被体育界斥为引狼入室。

  眼见不可招架,一些人便搬出了屡试不爽的那一套。一些人地指出,《强国梦》作者把他所认为的种种弊端不仅归于体育的僵死体制--包括的专业队、的一条龙训练体制--而且进一步挑明,我所报告的这一切,中国体育界并不应该负什么太大的责任……遥想当年,中原大饥馑,饿殍遍地,,那怨谁?仅仅是河南省委的责任吗?后来,《中国体育报》还发表文章称,赵瑜写《强国梦》,司马昭,人皆知。

  另据有关记载,在体育部门提供给各大新闻单位的一份说明材料中,曾明确指出:赵瑜这样的作家为什么不写强国颂,只写强国梦?而在后来主编之《中华人民国体育史》中,对《强国梦》有如下结论:毋庸讳言,《强国梦》等一批报告文学的锋芒是直指举国体制的体育发展模式,其核心是对中国体育发展战略的否定。

  让体育界人士尤为的是,赵瑜我国体育健儿在奥运会上取得的辉煌成就,把比奥运会小得多的友谊运动会的成绩加在一起,得出奥运会上我国仅得4枚金牌、两亿多中国人才能轮到一块金牌的结论。当时,中国健儿出征1988年汉城奥运会在即,赵瑜之乌鸦嘴大放厥词,是何?

  1988年9月,第24届夏季奥运会在汉城开幕。赛前,由于东欧集团重返奥运,体育部门知道很难再现奥运会金牌总数第四的辉煌,不过仍认为有望夺得10枚金牌,可位列金牌榜第六左右。他们预测,许海峰可以再次打响夺金的第一枪,李宁夺标不在话下,女排冠军非我莫属,乒乓球机会多多,何况还有举重、游泳、跳水,东方不亮亮,应有意外之喜。甚至足球也有可能小组出线,坐四望三。这个时候,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《强国梦》的。

  一连串失败的消息,使人们再次想起了《强国梦》。赵瑜一下子好像成了先知。先是上海《解放日报》在《解放论坛》上呼吁:那种几乎要把一篇心忧天下的《强国梦》扔到废纸篓里的事,在这次奥运健儿归来之时,再也不要重演了!《》发表短评说,曾一度被一些人的报告文学《强国梦》,那里面不也含着苦涩的真情、真话、真理的颗粒吗?

  《文学报》在头版发表了述评《想起了〈强国梦〉》。文章写道:今天看来,赵瑜的这篇报告文学可谓有言在先,并不幸而言中这次奥运会上所的我们体育界体制上的弊端,以及体育界存在的某些官僚主义、派色彩和种种不正之风,《强国梦》正是逆耳。这篇文章差点被人们撕碎了,扔到纸篓里去,是有意味的。如今,金牌梦被无情地粉碎了,而《强国梦》却实现了自己的价值。

  这时,上海的《文汇月刊》找到赵瑜,他们希望赵瑜沿着《强国梦》的思挖掘中国体育代表团汉城失蹄的深层原因。赵瑜并没有思想准备,他正和闷在山西的宾馆里写作《我们、我们》。这是一部为了弥补《》之不足,从一味蓝色文明转为向内挖掘文明现代价值的,后因时局变迁而流产。当时,他只是在电视机前看奥运会,没有去过汉城,只能侧重于分析,而《文汇月刊》又急于发表,所以也写不了太长。他来到,住在崇文门附近--那里距离国家体委很近--边采访边写作,写了3万多字,发表在《文汇月刊》1988年第12期上,题为:《兵败汉城》。

  《兵败汉城》可以说是《强国梦》的续篇,开篇便以大量数据将中国儿童与日本儿童的身体素质进行对比,结论是:中国青少年的身体状况比起1979年那次联合国调查的结果,有更加恶化的趋势。赵瑜追问:体委的职能,到底是领导全民族扎扎实实地开展强身健体的体育活动呢,还是单搞竞技运动水平的提高?

  我们在《兵败汉城》中看到,女排教练李耀先手中既,也无威,在与体育紧密勾连的关系网中左支右绌,寸步难行;李宁本可以在上届奥运会之后光荣退役,而今一时失手便被讥为体操亡子,以成败论英雄的实用主义思维,严重异化着中国人的体育观念。而美国游泳名将埃文斯才16岁,她是带着家庭作业去汉城的,回国第二天便好牌,带着课本去学校上课。那些从汉城归来的中国运动员呢?

  10年之后,在赵瑜的《马家军调查》中,我们再次看到体育运动定位错误对科学、对人性、对人类终极关怀原则的。那些国家利益、集体荣誉之名给我们的狭隘、意志、个人,依然像幽灵一样挥之不去,甚至愈演愈烈。

  金牌本是个好东西,谁不愿意夺取第一呢?我也喜欢看运动员争金牌,这是人类勇于进取的象征。但是,如果金牌反过来成为一种压力,成为人的,就会产生严重的危机。赵瑜说。当时是2007年7月,距离奥运会开幕不到400天。

  3月25日~4月13日,七届全国一次会议举行。会议通过了《修正案》,将国家允许私营经济在法律的范围内存在和发展,私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。国家私营经济的的和利益,对私营经济实行引导、监督和管理以及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转让等载入。

  10月16日,我国第一座高能加速器--正负电子对撞机对撞成功。这是我国在高科技领域取得的一项重大突破性成就。24日,在视察正负电子对撞机工程时指出,中国必须发展自己的高科技,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