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页  足球资讯  意甲

如果捞不到钱你以为意大利极端球迷吃饱了撑着?
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|
  • 2018-02-01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如果捞不到钱你以为意大利极端球迷吃饱了撑着?  原标题:如果捞不到钱,你以为意大利极端球迷吃饱了撑着?在欧冠小组赛第4轮,罗马在主场3-0击溃英超卫冕冠军切尔西,荣登小组积分榜榜首,出线形势一片大好…

原标题:如果捞不到钱你以为意大利极端球迷吃饱了撑着?

  原标题:如果捞不到钱,你以为意大利极端球迷吃饱了撑着?在欧冠小组赛第4轮,罗马在主场3-0击溃英超卫冕冠军切尔西,荣登小组积分榜榜首,出线形势一片大好。赛场上,意甲豪门取得了辉煌的胜利。但是在球场之外

  在欧冠小组赛第4轮,罗马在主场3-0击溃英超卫冕冠军切尔西,荣登小组积分榜榜首,出线形势一片大好。

  赛场上,意甲豪门取得了辉煌的胜利。但是在球场之外,一些不和谐的事件却使得这场胜利失色不小:一群蒙面的罗马极端球迷拿着袭击了正在酒吧喝酒的切尔西球迷,并且导致多人受伤。

  随着外国资本的强势入主以及经营模式的不断变革,意大利足球正在逐步复苏。但是极端球迷们的种种,却依旧是亚平宁上空一片挥之不去的阴霾。

  1932年,第一个极端球迷组织在罗马由一群拉齐奥球迷建立。而本赛季单单是在罗马城,极端球迷的就不止一次出现。

  在今年10月,一些极端拉齐奥球迷在罗马城制作了大量反犹太主义的纸画和涂鸦,其中甚至包括二战犹太中者安妮-弗兰克的肖像,画中她身穿着罗马球衣。

  安妮是二战期间最著名的者之一,她的《安妮-弗兰克日记》记录了种族的历史。拉齐奥极端球迷美化大、人类共同价值的行为了广泛的,意甲各队开赛前都《安妮-弗兰克日记》以正视听,欧盟委员会也这种严重的种族歧视行为。

  而翻阅意大利足球的历史,就会发现意大利极端球迷的行为,完全可以用“累累”来形容:

  1997年,尤文图斯劲敌都灵的极端球迷把一位叫阿卜杜拉-杜米的摩洛哥人扔进波河,并且坐视他被活活淹死;

  2007年西西里岛德比时,巴勒莫和卡塔尼亚球迷在卡塔尼亚市街头开战。38岁的拉奇蒂刚走出警车,就遭到纸制袭击身亡;

  2014年意大利杯决赛之前,那不勒斯球迷奇洛-埃斯波西托罗马极端球迷枪击,送医之后不治身亡;

  不少球员也是极端球迷的者,巴洛特利、蒙塔里与凯文-普林斯-博阿滕等黑人球员都曾经过极端球迷的歧视。

  意大利成为极端球迷的发源地与重灾区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加泰罗尼亚的之争近来困扰世界足坛,类似的问题在意大利同样存在。

  历史上那不勒斯所在的西西里王国,与意大利北方的撒丁王国为敌,并最终被撒丁王国征服。在很多意大利人的成见中,都认为意大利南方人既穷又懒、只会坐等北方人的税金来养活自己,包括那不勒斯在内的南部城市脏乱差。

  这种隔阂一直延续到今天,并且变成了极端球迷寻衅的原料。无论在都灵、米兰还是罗马,都会有极端球迷在比赛中高喊“那不勒斯是意大利的下水道”、“我们不是那不勒斯人”、“让维苏威火山烧死他们”这样的口号,并且对远征的那不勒斯球迷发起。

  意大利复杂的也是原因之一,墨索里尼对意大利足球影响颇深,不少极端球迷组织也至今带有主义的余毒,尤其以当年曾到墨索里尼支持的拉齐奥为甚,本赛季拉齐奥极端球迷的反犹事件就是一例。

  自墨索里尼以降,意大利足球就与有着异常紧密的联系。贝卢斯科尼执掌米兰超过30年,前总理伦齐则是一名的佛罗伦萨球迷。如今的意大利足坛依旧是各个派别的场;不少极端球迷组织也有自己的主张与。

  因此在很多时候,极端球迷之间的对抗不仅仅是球队之间的对抗,也是意大利国内不同派别、意识形态之间的对抗。不同于英国、俄罗斯的足球,很多意大利极端球迷组织都有自己的主张。

  极端球迷组织“罗马男孩”曾经参与过活动,以反对当地供电商在工人阶级社区所采取的一些行动,这些行动最终导致一名居民死亡。在他们的球迷中,“罗马男孩”与拉齐奥的“不可派”都清楚地表达了支持巴勒斯坦、反对以美英为首的对伊军事行动的立场。

  但如果认为极端球迷仅仅是一群容易激动、头脑发热的激进的话,那恐怕就大错特错了。

  在的地下室中数着成堆的钞票与球票,这才是他们线月,意大利法院宣判尤文阿涅利涉嫌向极端球迷组织非法出售球票成立,并对斑课以30万欧元罚金。但实际上,尤文俱乐部也是者之一为了防止极端球迷在球场中,给俱乐部招来罚分与空场处罚,尤文不得不向极端球迷低头,以低廉的价格提供球票。

  类似的事情在每一家意大利球会中都有上演,根据意大利反党组织的说法,几乎每一家俱乐部都要以低价甚至赊账的方式向极端球迷“进贡”球票。

  单单是尤文极端球迷俱乐部“Drughi”一家,就每年通过俱乐部获取低价门票,并且高价向外倒卖的方式获利125-250万欧元。因此在很多极端球迷组织的背后,都有党的影子,极端球迷组织巧取豪夺而来的资金,很多也都被用于更为严重的犯罪。

  一名叫布奇的尤文图斯工作人员曾经是“Drughi”之一,专门负责在黑白两道之间斡旋。2016年,布奇在接受警方的问话之后,被发现在一座高架桥下。根据警方的调查,布奇很有可能在这种黑色交易中攫取了一部分资金为己所用,并因此遭到了旧日同伙的“制裁”。

  2007年西西里极端球迷事件之后,意大利开始重视这一问题。但令人担忧的是,10年过去了,这种还并没有好转的迹象。

  当尤文图斯修建新球场时,曾经过通过极端球迷向俱乐部施压,试图让俱乐部把新球场的建筑工程批给特定的公司承建,不然他们就要通过恶意及工人的方式达到目的。

  意大利对于极端球迷问题的打击力度也不理想,在意大利的法律中,倒卖球票仅仅会被处以罚金,而不是,这无疑助长了极端球迷的气焰。

  相比于参加一年要给球队一定数量注册费的球迷会,多数球迷更愿意加入没有俱乐部认证(意味着免费加入)、更加和更加激进的极端球迷俱乐部,这使得极端球迷俱乐部有资本抵制俱乐部的会员制度。

  一旦俱乐部采用会员制个别极端球迷入场,或者一些、海报被带进球场的话,极端球迷组织就会发动全体前往主场看球,从而导致俱乐部收入锐减。

  法律上的漏洞、治安上的混乱与管理上的缺失共同造就了意大利的极端球迷问题,盘根错节而又声势浩大,极端球迷已经成为阻碍意大利足球进步的一大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